彭淮南:亚洲国家应建立正式的区域汇率协调机制

     

中央银行101年5月4日公布,亚洲开发银行第四十五届年会,中华民国理事彭淮南总裁书面讲辞

本人谨代表中华民国代表团,感谢菲律宾政府与人民的热诚款待。马尼拉在菲律宾与亚洲区域的政治与经济皆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,回顾1966年,31个创始会员国共同创建亚洲开发银行,总部即设于马尼拉,目前规模扩大至现在的67个会员国,并成为区域内最重要的机构。本(2012)年亚洲开发银行第四十五届年会在此地举办,实具承先启后的非凡意义。本人也向亚洲开发银行工作同仁的辛劳,表达最诚挚的谢意。

在黑田总裁的领导下,亚银于去年持续推动「Strategy 2020」长期发展策略,以包容性成长、环境保护永续发展与区域整合为其策略方向。为达成该等长期目标,去年亚银核拨各种贷款、援赠、股权投资与技术援助等开发援助金额达217.2亿美元,较前年增加26.8%。为强化区域整合,亚银并投资1.5亿美元予东协基础建设基金(ASEAN Infrastructure Fund),以支援促使东协一体化的基础建设。

为充分支援发展中会员国,亚银也积极扩展资金来源。最近一期的亚洲开发基金补充计画经三次会议后完成协商,共得124亿美元,可供2013至2016年使用。一般增资方面,亚银将资本额提高三倍至1,650亿元的水準,以因应因欧美危机相继发生后对会员国所需之额外支援。

亚银在业务拓展与资金筹措上,一直不遗余力。不过,在最近一期一般增资后,中期间不会再进行增资计画,而由于欧美主要国家深陷债务泥沼,以募集捐款做为开发援助资金来源也变得不易,因此亚银着手研议强化合作融资或公私部门合伙之作业模式,以避免过度仰赖自有资金及捐款。台湾在公私部门之合作融资均具长足经验,且中小企业具充沛活力,亚银或可与台湾在合作融资及公私部门合伙方面加强合作。

亚银于本年4月所发布的「2012年亚洲发展展望」(Asian Development Outlook 2012)报告表示,除了商品价格波动为推升通货膨胀潜在风险外,亚洲地区仍面临欧洲经济不确定性以及国际资本移动等重大风险,并指出应透过区域协调机制以有效管理资本移动。

本年以来,国际热钱持续流入亚洲,对新兴经济体之经济金融稳定干扰甚鉅。亚洲新兴经济体基本经济情势不同,但其汇率与股价走势却是亦步亦趋,显示短期资金进出是这些国家汇率与股价的共同决定因素。

面对变化无常的国际资本移动,亚洲国家应随时做好準备,以因应外部冲击。亚洲国家或宜共同针对国际短期资本採取行动,而由于短期国际资本移动经常牵动各国汇率波动起伏,亚洲国家也应建立正式的区域汇率协调机制,以实际行动促使亚洲通货的价位能够反映经济基本面,并增进亚洲各国经济金融稳定。这些行动亦可降低交易成本,促进区域经济贸易发展。

亚洲国家于2010年将清迈倡议多边换汇协定(CMIM)机制由800亿美元增加为1,200亿美元。东协加三国家财长复于本年5月亚银年会前夕,将该换汇额度扩大1倍至2,400亿美元。2011年4月,东协加三也成立东协加三总体经济监控办公室(AMRO),于今年1月31日正式开幕,并拟议协助AMRO得取得国际机构地位。

CMIM与AMRO都是亚洲整合的里程碑。惟亚洲各国汇市外汇交易额日渐庞大,且根据亚洲金融危机的经验,该基金规模仍不足以因应因感染效应而产生的区域金融危机,规模仍宜扩大。本人也十分期待AMRO与CMIM结合,使之具有亚洲货币基金(AMF)的功能。欲达到此一阶段,除了AMRO必须能够进展至审慎查核阶段与执行的权力以外,CMIM必须能由单一机构统筹管理,并广纳各国,才是真正的多边化,也才能发挥最大的功效。

本人认为,各国推动经贸合作不宜有划地自限之排他性作法,应以建立自由、公平、开放之国际贸易环境,促进各国间之经贸往来,也期待亚银于推动亚洲整合之际,应秉持广泛参与的原则,使所有具有坚强经贸实力与充沛金融资源的国家都能参与,不宜因政治差异而轻易将其排除在外。

本人谨重申,中华民国非但为亚银创始会员国,更一向善尽会员国职责,本人呼吁亚银正视此一事实。我们仍将就亚银片面更改我国的会籍名称,提出抗议;也希望会员国应相互尊重,使各会员国有主办各项活动的公平机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