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妇在槟设队伍‧拯救流浪狗体重减28kg

     
德妇在槟设队伍‧拯救流浪狗体重减28kg(槟城)因为2只流浪幼犬,德国人芭芭拉在槟城长住的退休生活从此改变;为帮助遭人遗弃或虐待的流浪狗,她结识其他爱狗之人,共同成立宠物独立拯救队,化身为流浪狗救星和保姆。芭芭拉在3年前通过槟城第2家园计划来槟定居,本来打算在这里度过退休生活,但有一天在街上看到2只流浪幼犬在路边危险的追逐着,她便一心想拯救这2只小狗,将他们抱去附近的渔村小镇。岂知,隔天她再回到渔村时,已经不见2只小狗的蹤影,她因为担心它们的情况而伤心落泪,此后下决心再遇到不幸狗儿时,就要自己收养。为狗搬家3次因为收养太多狗,芭芭拉到很多地方都不受欢迎,她至今已经搬了3次家。她说,她收留的狗不断增加,加上每月包括医药费、食物、用品以及2名照顾狗只的工人等开销总值约6000令吉,叫她吃不消。照料这幺多狗需要很多精力,她的体重从3年前的76公斤降至48公斤。教师退休金充饲养费一名近70岁的中学退休老师饶南阜透露,自己在70年代开始收养流浪的猫狗,因为怜惜这些小动物无人照顾,他便收养它们,演变到后来收养的数量就越来越多。他说,开始只是收养猫,后来在街上遇到一只受伤的流浪狗,为了处理伤口,他便把狗儿带回家收养。儘管如此,单身的他已退休多年来,但他每天都省钱省吃的,把剩余的退休金都用来饲养流浪狗,同时也不时捐助给其他成员作为流浪狗的医疗开销。对他而言,这些狗是他晚年的最佳伙伴。反对射杀流浪狗芭芭拉很快结识到和她一样的爱狗人士,大家都持有同样的信念,成立了宠物独立拯救队,他们不分职业或是国籍,只要能够为流浪狗请命,他们都义无反顾的付出。每年有不少流浪狗遭到市政局灭狗队射杀,儘管是基于杜绝社会问题发生,但在他们眼中,这是残忍行为,因为流浪狗生命同样宝贵,不该无辜被判死刑。不让狗安乐死儘管遇到身患疾病的狗,他们还是会本着人道立场给予抢救。他们也不会让狗儿接受安乐死,因为他们不想随意放弃任何一条无辜的性命。此队成员在过去数年来已召集约20人加入拯救街头流浪狗的行列。在收留遭遗弃及受伤的流浪狗,他们会给狗儿注射育苗、进行结扎手术等,同时也协助健康的狗只寻找新主人,让它们得以重新生活。宠物独立拯救队为非政府组织,所有开销都是由成员们自己承担,目前他们个自都有收留一定数量的狗只,每月开销包括在狗粮、用品、医药等,都是要自掏腰包。有者几乎每月付出了80%的收入来处理流浪狗的问题上,但目前最逼切的问题是希望能够找到适当的空地,以作为流浪狗的收留中心。现有收容站不敷用会员余秀莉希望能够募捐到一块约4万多平方尺,远离住宅区的空地,在作为流浪狗收留站。她指出,会员们所收留的狗只已经来到饱和点,因此希望能找到适合的空地来容纳这些狗只,解决环境受限的问题。为狗好应结扎她说,希望日后能够推行两项CNR计划(Cash、Neutering、Release&Cash、Neutering、Rehome),即金钱(募捐)、结扎、解救以及领养计划。她指出,此队主张为流浪狗进行结扎手术,杜绝狗只繁殖过多,同时也会定时为它们注射育苗针,让狗儿获得适当的照料,恢复健康的体魄后,再为他们寻找新的狗主,过去也有不少成功领养的个案。除此之外,他们也希望获得爱狗之人认同及捐助,包括金钱以及狗狗用品,如狗粮或是洗髮水等。有意捐助他们者可以联络016-4891199(余秀莉)、016-4520154(阿英)。宠物拯救队亟需物资项目1.狗用品捐助(如狗粮、洗发水)2.医药捐助3.一片远离住宅区,适合作为狗收留所的空地4.金钱遭人砍伤唇裂今年约1岁半的Goodie,它在4个月大时不知何故遭人砍伤,导致左唇处严重裂开。余秀莉发现它时,它在盒子里满嘴是血,已经非常衰弱。兽医判断Goodie当时或已被砍伤超过3天时间,若再无人发现它,它可能会命不保了。随着Goodie渐复原后,余秀莉因空间有限,而将之寄养在芭芭拉那儿,后来还亲自为这只勇敢的狗儿取名为“Goodie”,意喻拾到宝。现在,除了嘴唇处留下深深的疤痕外,Goodie目前已是健康的成长,同时也获得主任芭芭拉的疼爱。车祸失去右腿取名为天狼星(Sirius)的狗狗,今年也是1岁半,它在年前因为不幸遭到车子撞倒,而失去了前右腿,但它奇蹟般的被救活,让主任芭芭拉深感欣慰不已。芭芭拉说,她发现Sirius时它已奄奄一息,但她不舍小狗的生命就这样的被夺走,并尝试将它送往兽医处抢救。当时,医生都对小狗情况表示不乐观,但为了不要让它安乐死,芭芭拉不惜付出昂贵的医药费,并把狗儿飞往吉隆坡接受紧急治疗。最终,S i r i u s难逃截肢的命运,如今只剩下3条腿的它,在芭芭拉的照料健康成长,成为她的心头最爱之一。儘管如此,她从未放弃拯救流浪狗的信念,因为最无辜的是这些有生命及富有灵性的小动物,人类不负责任的行为才是罪魁祸首。‧2009.08.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