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善良的丈夫知道妻子勾搭邻居后竟然..........太让

     

  她30岁,人俏,白白的皮肤,细细的腰。不过,她命不好,先是生下傻闺女,再就是,29岁那年,丈夫死了。
     后来,她选择再嫁,嫁给了比她大15岁的男人。
    她吃不了苦,何况还有傻闺女。重要的是,他是矿工,收入高低不说,如果出了事故,壹般矿主会赔三四十万元。
     她穷怕了,不然,为什幺这幺水灵会嫁给腿脚有点毛病的人。他又老又难看,眼歪嘴斜。
     他也知道自己不配,可还是像得了宝壹样。

  他挣的钱,半分不少地交给她,可壹个月也不过是1000元,除了吃饭穿衣剩不下多少。她不甘心哪,傻闺女将来得用钱,自己不想壹辈子跟他这幺过。到处是矿难,为什幺他就遇不上呢?她想的是那三四十万元,如果他死了,她就卷钱走人。这是很恶毒的想法,却是最真实的。

  她买衣服胭脂粉打扮自己,和邻居的男人打情骂俏。有人说他,瞧妳媳妇,拿妳的钱打扮了和男人鬼混!他只「嘿嘿」笑,她闷得慌,让她玩吧。其实,他心里是疼的,是不愿意她这样疯的。

  

  她说了壹句想吃红橘,他就去镇上买,当然,去的时候没有告诉她。给妳看妳想看却看不到的~

  矿上出事的时候,她的第壹个念头是,这下好了,30万元该到手了!

  搬出了好多尸体,她壹具具地看,见没有他,失望极了。蓦然回头,她看见他举着红橘走到跟前,天真得像个孩子。

  给,他说,我给妳去镇上买红橘,和别人倒班了!她「哇」的哭了,却是因为希望落空。他劝道,我没事,妳别害怕。他以为她是吓的。吃着红橘,她心里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。

  他更疼她了,也心疼闺女。偷偷地,他跑去山上种树,壹个月种四五棵。有人问他,种树做什幺?他笑着回答,给她们娘俩种的,以后我死了,这些树也大了,可以养活她们。这话传到她的耳朵里,她的心壹酸,眼泪差点落下来。

  后来,她染上风寒病了壹场,他衣不解带地伺候她。半夜里醒来,发现他抱着她的脚。她问,妳抱着我的脚干吗?他说,妳壹醒,我就会知道,省得妳要解手没人搀着。她真的哭了,哽咽着说,妳真傻。

  病好了以后,她说,咱不去矿山了,矿上总是出事,前几天又死了好几个人,我怕。这次她是真心的,因为想明白了,人是最重要的,人没了,就什幺都没了。

  之后,她老实了,哪也不去,不再打扮得妖精似的。她开壹个小卖部,守着他过日子。

  不久以后,他忽然觉得胸口疼,做壹小会儿事,豆大的汗珠就落下来,于是偷着吃止疼片,壹块钱十片的那种,壹吃就是五六片,可心口窝子还是疼。他偷着去镇上看大夫。大夫说,肝癌,晚期,最多活三个月,想吃啥吃啥吧,别委屈自己。

  走到街上,他把带来的钱全花掉了,买了好多东西,她的新衣服,闺女的花褂子,胭脂香水,却没有给自己买壹样东西。

  第二天早上,他说,他打算还到矿上上班,老闆找他了。她说,不去,太容易出事,不去,坚决不去!他还是「嘿嘿」笑,到底还是去了。他对老闆说,给我难的活,累我不怕。老闆当然愿意,把他派到井下最深处。疼的时候,他就在黑暗中叫着她的名字。

  第三天上班,井下开始渗水,他本来是有机会跑掉的,可他想,有了三四十万元,她和闺女壹辈子就够了。于是,他没跑,也没呼救。

  得知消息后,她头都没梳就跑来了,用手扒着井口,手流了血。看着他的尸体,她叫着他的名字,咬牙切齿,我不让妳来,不让妳来,不让妳来呀!

  从他的口袋里翻出医院的诊断书,她才明白,男人是以自己的生命最后爱了她壹次。

  女人需要被疼,所以丈夫的疼爱才是女人最大的渴望。金钱、地位.......女人终究想要的不过是男人的呵护与爱。

  男人需要被懂,所以妻子的理解才是男人最好的安慰。美丽、慾望.........男人最后想要的只是女人的温柔和陪伴。

  看完请转发,女人请珍惜身边爱妳的男人,如果妳不珍惜,壹旦出了问题就没有挽回的余地,其实男人有时候并不是傻,那是用壹种不同的方式来爱自己的女人,男人苦了自己也不会苦了身边的女人,如果自己女人想要的自己不能给,那凭什幺不去努力,爱壹个人并不是壹定要说出来,但是会做出许多爱妳的事,且行且珍惜,祝福所有的人幸福快乐!